十八妹妹

随心更新,热爱be,日常精分stk,做一个快乐的病娇w

[扉泉] 怨憎会 (上)

°非常ooc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可能有一点柱斑

可以吗?如果可以——

READY GO!

﹉﹉﹉﹉﹉﹉﹉﹉﹉﹉﹉﹉﹉

他的意识已经开始逐渐沉入黑暗中,一生便开始如走马灯一般在他眼前回转。


千手扉间和宇智波泉奈的初遇是在南贺川旁的小树丛中。那时两个哥哥刚刚认识不久,两位弟弟还都是奶凶奶凶的小朋友。

“你是谁?”幼年的宇智波泉奈瞪着一双猫眼,故作凶狠地盯着/面前白发红眼的小孩。

千手扉间上下打量了一会儿眼前这个面容精致的小孩,对方身上的衣服并没有家纹,这让他一时有些无法判断面前的小孩的身份。

“再问别人的名字之前,你不先说你自己的名字吗?”他沉迷了一会,选择噎回去。

泉奈懵了一会儿,白了他一眼,气鼓鼓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叫泉奈。”

“初次见面,我是扉间。”


他们向对方隐瞒了姓氏,互相交换了名字。

白毛这个家伙,从小就知道噎人了,真不愧是卑劣的千手老二!

泉奈在多年后回忆他和千手扉间的初识时如是说。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两人交换了名字,又问起对方躲在这里的目的。

“我是来找我尼桑的!他最近好奇怪,都不陪我训练了!”当年的泉奈明显还有些天然,三言两语便被自小腹黑的扉间套出了自己的目的。

哦,看来对面和自己大哥待在一起的炸毛,就是眼前这个小辫子的尼桑了。

千手扉间就这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眼熟了宇智波家这一代的两个领军人物。

“你也是来找哥哥的吧,白毛?你哥哥是不是那个缠着我尼桑的蘑菇头?”

事实证明,泉奈幼年时虽然天然,但来自血脉的直觉还是不会错的。

扉间倒也坦荡,半点没遮掩,大大方方冷着小脸指着柱间回答他:“是,那是我家大哥。”

泉奈对此有点崩溃,一边在心里吐槽“为什么明明是兄弟,发型和发色都能完全不一样”,一边炸毛和扉间对视着说:“那就快把你大哥带走,尼桑是我的!”

泉奈小朋友感到了自己在自家尼桑心里的位置岌岌可危,自发有了强烈的危(争)机(宠)感(欲),因此不免声音就这么大了一点点。

扉间生怕河边不远处耳聪目明的哥哥们听见,向旁边一挪,转身将此时万分想冲出去争宠的小泉奈压倒在树丛中,用手捂住了他的嘴。

泉奈愤怒的瞪着他,满脸写着大写的“放开我,你这个该死的白毛”,他试图用四肢把压在身上的千手扉间掀下去,但毕竟因为动作不能太大而一直没有成功。

他张嘴想要咬扉间的手,同时腰部发力,带动上半身向扉间撞过去,扉间连忙撤手,,两手一起压住他的肩膀,做好生受这一记头锤的准备。

但就是这么一个巧合,电光火石,两个小孩已经不小心亲在了一起。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一时间两人皆是一片静默。

千手扉间,在人生中初遇自家死敌时,一个不小心和自己的死敌交换了初吻。


少年时两人的相遇是在做任务时的不期而遇。

花街一直是任务目标(尤其是男性)格外喜欢去的地方,也因此,无论是暗杀、刺杀还是窃取情报都大多喜欢在那里进行。

泉奈那时的任务是护送一位雷之国的富商回国。

这位富商喜好寻欢于烟花之地,隔几天便要找到某个城镇的花街吃吃花酒,找个游女寻欢作乐一番。

也因此,不过短短两周时间,这位不再年轻的富商至少经历了三波刺杀。

不过,这都还只是表面原因,而已。

“唉,心累。”泉奈蹲在房梁上吃着三色丸子如是说。

他此时正在那位富商办事的房门外,蹲在房梁上盯着房门不让人进去。

而蹲在门外的原因,一是他对自己在周围各处布置的小陷阱小机关有那个信心,二是那位富商不愿而他也不想围观成年男性办事。

就在他百无聊赖干掉第三串三色丸子时,一位白发游女从远处走了过来。

那位“游女”妆容艳丽,一张雌雄莫辨的脸在昏暗的灯光下有种别样的魅惑。

“她”身材并没有多么丰满夸张,因而加分点也不是身材——虽然腰确实挺细的。“她”的眼睛眼尾上挑,又特意以绯红的胭脂拉长了眼尾,而这双衬着红云的石榴红是眼瞳,配着朱红的唇、烟灰色的和服更是又添了几分美艳。


等等,白发红眼,这张有几分熟悉的脸……

泉奈提起了点兴致,定睛看了看慢慢走来的“游女”。

嘶,还真是千手家那个总和自己互怼的白毛啊。泉奈腹诽着。

TBC

啊啊啊啊小女永远喜欢ggad!!!~\(≧▽≦)/~


GG真的是场面人里的场面人!要颜有颜!要腿有腿!要鼻子有鼻子!要发型有发型!

所以说七八年前被伏地魔造型吓到不是我的错!


纳吉尼小姐姐真好看,嗯。想转粉= ̄ω ̄=


以及诸君品品cre最后那个名字,缩写也是AD(对吧?英语学渣不太确定,空耳判断缩写ing),再想想GG那段话。

他想对谁说?嗯哼?


[柱斑]到目前为止,你见过最神奇的操作是什么

♦路人(原创女主)视角
♦学pa,佛间爸爸和田岛爸爸设定是老师来着
♦存在感低微的水户娘娘
♦真的很ooc(捂脸)
﹊﹊﹊﹊﹊﹊﹊﹊﹊﹊

用户:没有感情

专注吃瓜一百年,不要撒狗粮谢谢!

﹉﹉﹉﹉﹉﹉﹉﹉﹉﹉﹉

我,不请自来。

我们班班主任的儿子和他死敌的儿子在他的课上抱住了啃!

┄┄┄┄┄┄┄┄┄┄┄┄┄

妈啊一上来看到这么多评论和赞,让我这个专注于吃瓜的少女突然有点方。

然后,你们没有看错,是两个男生的故事。

你们都说要听了,那我就讲一下吧。

毕竟狗粮不能我一个人吃!理直气壮.jpg

以及他俩是真的闪!

先说我们班主任、M的爸爸——U老师。这是一个教化学的中年美男子,除了日常脾气爆了一点点,什么
都好。

而M,我们故事里的男主角之一,黑长炸的爆娇甜食爱好者,有个恨不得宠成小公举的弟弟I。是我校颜值,智商都在线的大 学 霸!他的颜值,不是我说,我们校是真的有勇士敢于在论坛上、私底下叫他“战场玫瑰”,并在男神榜、表白墙等地用“艳压群芳”、“芳华绝代”形容他!

这位是真的恐怖好不好!

我以前跟他、H几个人一起上的初中,那会还有过外校的来约架,M当时可是全场为数不多一挑二十的猛人。

为什么说为数不多,因为那时一挑二十的还有一个人,M的挚♂友H君。

顺便一提,我们都怀疑上面那位勇士就是那个天然而脱线的H!

H其人,是我们的学生会主席,留了一头的黑长直。他也有个弟弟,不过他是日常坑弟。他日常特别佛系,在M面前甚至还日常装消沉的人,但是他在处事做人上真的是个滴水不漏的人。


我早年间听说过U老师和H的父亲——S老师是死敌,从十几岁怼到四十几岁的那种。

他俩对于自家和对家的孩子一直有一种“来啊我们比一比”的态度,日常能一直从学习、受欢迎程度比到做饭技术!


咳咳感觉自己写偏题了,赶紧讲讲主题吧……

就上周三早上的化学课,U老师讲着什么最外层电子数,讲台底下的我们一个个都是昏昏欲睡的那种。

正当我马上要睡过去的时候,只听U老师突然一声吼:“(H的全名),你在干什么?快放开我儿子!”

当即我就清醒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望向了我后排的H和M。

哦,他俩是同桌,我是他俩的前桌来着。

我前面是不是忘了说了?

小女着实幸运,因为转头快、距离近,那一转头就看到了一个撩起他那遮住大半张脸的刘海的M。

还是刚刚被H亲的面色绯红的那种!

笑容渐渐变态·jpg

噫呜呜噫看着M的颜真的是世间无我了!

然后在接受完我们班二十来个女生或激动狂喜一脸姨母笑,或满面透露着“我不许你欺负M”的威胁眼神洗礼后,H就被面色铁青的U老师提溜去了S老师的办公室。

再然后,下课后我就在S老师的办公室外听到了S老师的怒吼:“(H的全名),你说你旁边要是个小姑娘,喜欢的不行了,你抱上啃一下我也能理解,但你旁边是U家的那个小崽子,亲上去干什么!嗯?”

H也是个真勇士,特别耿直而直接的大声喊出来:“因为我喜欢M,M是我的天启!”

当时,趴在S老师办公室门板上的我都惊呆了!

┄┄┄┄┄┄┄┄┄┄┄┄┄

听说最近S老师和U老师在争论H和M到底谁上谁下,并决定以此来一决胜负……

请问二位老师,你们俩是小孩子吗?

┄┄┄┄┄┄┄┄┄┄┄┄┄

我被扒马甲了……

@封印之术 你是魔鬼吗姐姐?

五十遍化学元素周期表,再加上两千字检讨……真的要了小女的命了!

U老师,我确定您已经输了,不要再挣扎了!

┄┄┄┄┄┄┄┄┄┄┄┄┄

我跟你们讲,HM是我人生中磕的第一个真人cp,十四岁到现在十八岁。

他俩亲上去那天是因为M给H表白的!

我当年一刹那萌上他俩的时候,H还在说M是他的挚友,他俩怎么怎么好blablabla,每天都觉得特别棒。

尤其是我初二那年的班级春游,H、M、M他弟I、H他弟T他们四个一组,我和@封印之术还有另外两个男生一组。

当时H带着豆皮寿司喂M的那个场面,我当场扯出来他俩的cp大旗,恨不得原地拿出来荧光棒打call啊!


我永远喜欢HM·jpg


要高考了,遁了。这个回答应该是结束了。

再见啦朋友们。

┄┄┄┄┄┄┄┄┄┄┄┄┄

啊啊啊一晃眼我都毕业快十年了!

我也磕HM这cp快十五年了,上周同学聚会,H说他和M已经结婚了!在国外领的证!还收养了一个叫O的小孩(说实话,这小孩那个傲娇的样子,还真有点像是小时候的M)!

与君凌星虹,携手弄倒影。

这是我这次再见到他们时,自己所认为的对于他们的诠释。

能有幸看着这样的两个人相恋相守,真的很幸运了。

我永远喜欢HM·jpg

END

『其实吧,化学课热吻这个是我生活中的真人真事来着……就,还是很ooc的。之后会继续加油,嗯ヽ(•̀ω•́ )ゝ』

天知道我是怎么把激情速码的1500字短篇码成了3000+的刀子!

[柱斑]病 (一发完)

置顶与目录

ºooc预警
º刀子预警
º避雷,有水户娘娘出场
º一句话扉泉
————————————————

长刀穿胸而过的一刹那,宇智波斑闭目发动了早已准备好的伊邪纳岐。


那日大雨倾盆而下,千手柱间站在雨中,脑中空白了许久。他看着宇智波斑在他面前缓缓倒了下去。


少时的千手柱间以为结盟之后便是结局,未曾想过他们在最后仍会站在彼此的对立面,以杀死对方为目的的再一次厮杀。

宇智波斑倒在水中,他的面容仍留有最后一刻的不可置信。水流托起他的长发,淡淡的红色从他身上在水中蔓延开来。

千手柱间静静的看着宇智波斑。
他在最后还是杀死了他在年幼时便已认定的天启,他的“命定”。

他静默着,还是跪坐在水中将宇智波斑冰冷的身体揽入怀中,他已经明白这将是他此生与他的最后一个拥抱了。


千手扉间站在木叶的结界外等待着千手柱间的归来。

他的大哥与宇智波斑之间只有一个人能活着回来,或者他们会一起死去。
他在宇智波斑带着九尾回来的时候就知道了。

那日的倾盆大雨如同一场大雾,裹挟着秋日的寒气,笼罩了整个木叶忍村。
千手扉间看见了他的大哥,怀中抱着宇智波斑的尸身,正向着木叶走来。

那时千手柱间的神情,一如他十多年前知道宇智波泉奈身死时一样。

就像一个诅咒一样,千手扉间杀死了宇智波泉奈,而千手柱间也在最后亲手杀死了宇智波斑。
他们不会知道,至少在今生今世不会知道,这同样是阿修罗一脉和因陀罗一脉之间的诅咒。


千手柱间在那日之后没多久就宣布了退隐,他将火影之位传给了他的弟弟千手扉间。


他病了,医疗忍者说是因为旧伤复发,但他自己和扉间他们都清楚,他的心已经死了。

心病需要心药,他的药已经不在了啊。


千手柱间在宇智波斑死的第三年,又梦见了他。

梦里的他们并未像现实一般达到生离死别的地步,倒是完美演绎了“分则各自为王,合则天下无双”这话。
梦中的宇智波斑穿着像很久之前一样朝着他笑,不过梦中是站在九尾上朝他笑罢了。
哦,是两个人一起的。

千手柱间知道自己恐怕已经时日无多,连今年的冬季都不知道能不能看到了。

“这样也好,省的黄泉路上斑又怪我来的太晚。”他自言自语着。


漩涡水户自己也知道她与千手柱间的婚姻只是联姻,他一心只有宇智波斑,当年能和她结婚也不过是被扉间坑了罢了。
更何况她只是个被族里长老们丢出来联姻的倒霉女子而已。
她选择早早结束了自己在年少时对他的那一丁点爱慕。


她那日抱着小小一团的九尾坐在廊下陪千手柱间看月亮。

千手柱间说的看月亮什么的是真的不存在的,他拉着自己当了大半辈子妹妹的漩涡水户在看月亮看到一半的时候讲起了他和宇智波斑从小到大的那些是是非非、纠纠缠缠。


他在年幼时梦想着能和宇智波斑建立一个联盟,将他们的弟弟放在里面保护起来。但在后来,泉奈死在了扉间的飞雷神斩之下。

他在青年时曾想过与宇智波斑的一生一世。两位古今无二的强者,怎么看也是很般配的。只可惜,在他还有机会的时候,族中的长老已经为他定下来了与漩涡水户的婚姻。

他将他记忆中同宇智波斑有关的习惯默契融入骨血,将他的容貌名字刻入灵魂,将他们曾经十多岁放浪形骸、纵情声色的记忆封入他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那时他们年少轻狂,一面在战场上相互厮杀,仿佛不死不休的死对头,一面又在私下避开所有人,在花街、居酒屋里悄悄耳鬓厮磨,上演着一幕幕活色生香。


他们在那时即是朋友也是恋人。

“我说你们千手家是不是有毒,一个两个都要等思君不可追的时候才想去追?”漩涡水户打断了正絮絮叨叨说着“与宇智波斑二三事”的千手柱间。
千手柱间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回答她:“我那时想去追他,但我因为责任不可能去追逐,但是我要是那时去追了,恐怕也不会到现在这一步了吧。”

他们都沉默了。

过了一会,柱间再次开了口。

“水户,我走之后,九尾就拜托你了。”千手柱间对自己实际意义上的战友如是说。

扉间在此时走来,一张与十多年前并无过多改变的冷脸在此时却显露出了明显的疲态。

他扶起坐在廊上的柱间,对他说:“大哥,起风了。”

风拂过他的白发,撩起他身旁千手柱间的黑色长发,吹向了远方。


三日后,柱间躺在塌上,望向窗外。

“枫叶又红了啊。”他这么说着。

扉间在那日告了假,选择陪着自己最后的亲人再走人生的最后一程。

良久,柱间只注视着窗外的红叶,扉间也没有开口,只有这满室的沉默。

“扉间,木叶就拜托你了。”柱间突然开口对扉间说到。
扉间默然地点了点头。


柱间闭目,露出一个许久未见的灿烂笑容。
“斑,我来找你了。”


名垂青史的忍界之神在这一年的秋天终于告别了他梦想了、奉献了一辈子的木叶,选择追随他的天启回归黄泉。

“大哥,再见。”木叶的二代目火影在葬礼上轻声告别了他最后的一位哥哥。

泉奈,等着我。
他静默着如是说


遥远而黑暗的地下,宇智波斑睁开双眼,在心底默念他才知道的消息。
他在假死的第三年,失去了他在这一生中都纠缠不休的羁绊。

斑又闭上眼,在脑海中描摹着昔年他记忆中的千手柱间。
最终,他艰难的勾起一个笑容。

“再见,柱间。希望来生还能与你相遇,一切都如初见,便好了。”

他将在孤独与黑暗中度过他剩下的数十年岁月。

END

[emm激情发刀,跪求别打。]

[带卡]年少时遇到太过惊艳的人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置顶和目录

☆知乎体
☆超级ooc,跪求各位不杀QAAAQ
☆第一次尝试哦~
——————————————

用户:稻草人

以他之眼,看清未来。

﹉﹉﹉﹉﹉﹉﹉﹉﹉﹉

谢邀@樱花落雨

少年时遇到的惊艳之人啊?就叫他O好了。

我和O小时候就认识了,和我们一起的另一个朋友R酱是一个班的。

我们的老师M君在当时只是一个有些天然的上忍,师母的厨艺也尚没有日后的纯熟。那时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几年。

虽然当时并没有这么觉得。

那之后没过多久,第三次忍界大战开战,各个忍村都纷纷加入战斗,就连我们这些那时只有十几岁的少年都没能幸免。

前期我们班一切顺利,虽然也有时有些波折和困境,但也都很幸运的平安回村。

但是在战争末尾的一场战役里,发生了一些意外,正是因为这些意外,书写了未来的很多悲剧。

我那时候因为之前的一些事情,抱着一种任务至上的态度,在R酱被掳走的时候选择优先保证任务而差点放弃了她。
但是O在最后说服了我。

“虽然在忍者的世界里,违反规定的人会被称之为废物,但是不珍惜同伴的人,连废物都不如。”

这是他当年对我说的,到现在,已经十多年后我仍然记得。

我在那场战役里失去了一只眼睛,O在那时获得了他们家族的血迹。具体什么血迹我就不多说了,但他的天赋,绝对比我所见过的所有他的同族要大的多。

那时候他真的很耀眼,哪怕浑身浴血也是。

那是我们在此后的岁月里最后一次并肩战斗。

在我们救出了R酱,快要成功的时候,我因为视角盲区差一点没能躲过一块落石,O为了救我永远留在了哪里。

他在最后送给我一只眼睛,并让我替他保护好R酱,好好看着这个世界。

那只眼睛,是我在这么多年以来、关于他的为数不多的东西了。

——————————————————————————

嘛,没想到会有这么多评论,说要扒马甲的,请看着我的雷遁再说一遍^_^

快要开战了,最近也发生了很多事,想了想还是来把故事讲完吧。

O走之后我有一段时间的消沉,但幸好还有老师和R酱的陪伴,只可惜在那之后没过多久,R酱也不在了。

我和她在一次任务里被人暗算,出了一些意外,她如果回了村子就会在被人控制的情况下造成很大的破坏,她知道这一点,于是在最后她选择让我亲手杀了她。

自此之后的许多年,我沉浸于工作,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任务做的我自己都不太记得请了。

后来,在一次外敌入侵中,老师和师母也为了保护村子而死,我却还是没能为保护他们出上什么力。

O当年因为我而离开,他嘱托我保护的R也死在我手上,在很多年之后也没能为老师出一份力。幼时我被称为天才,却谁都没能留住,谁都没能保护好。

如此,是真的很失败啊。

———————————————————————————

我再次见到了他,在四战战场上同他隔了十八年后再一次并肩作战,在最后再一次亲眼所见他的离开。

而这次,他是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我们在少年时相处的时间并不算多,再次重逢后也不过只有几天时光,但是他温暖了我的年少,并以一只眼睛和一个梦想改变了我的一生。

他在我面前灰飞烟灭,再次离开时曾让我要好好活下去,那我便如他所愿,带着他的梦想活着。

但我自他之后,恐怕不会再爱上任何一个人,因为无论是谁,都不会再是他了。

O,你看到了吗,你的梦想,我快要实现了哦*^_^*

END

『这一篇,ooc的厉害……第一次尝试了带卡和知乎体,跪求不杀。晚点会更新桃花辞的≧﹏≦』

请假,周六周日我们月考,要复习的。再加上今天被请了家长,所以暂停两天更新

第四章码了一半,考完发(ฅ>ω<*ฅ)

[鸣佐]桃花辞 (三)

♢妖帝鸣和神君佐
♢一句话柱斑,以及柱斑是自愿入轮回转世去了,后面应该还会出场的
♢土哥已下线,带卡转世续缘getヽ(•̀ω•́ )ゝ
♢宇智波是全族白泽,族长被尊为神君

可以吧?
如果可以,
READY GO!
﹊﹊﹊﹊﹊﹊﹊﹊

鸣人和佐助在相恋的第三十七年,他们昭告了三界,并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

他们二人,无论哪一位的身份都足够尊贵,一个妖族至尊,另一个是上古瑞兽一族的遗孤、现任白泽神君,所以,他们的婚礼简直可以堪称是自千年前那一任白泽神君宇智波斑和天帝千手柱间的婚姻之后,当之无愧的“天婚”。

八方来贺,万灵同欢。

这既是千年来唯一一次称得上“天婚”的两族联姻※,也是一切事情的开端。

次年七月,妖族大摆筵席,木叶因为是妖族的国都,所以一时间遍眼艳丽的红色。

鹿妖的妖角、蛇妖的尾巴尖、还有一下其他小妖的颈部,多多少少都带着一些红色的事物。

鸣人自幼年时的妖族太子时期便积攒下了不少好人缘,早已飞升的几位妖仙,如妙木山蛤蟆仙人自来也、万蛇窟的毒仙大蛇丸以及现任的天帝、千手家公主姬纲手都对他有深刻印象。

虽然大蛇丸对他的印象来自于他们相识第十四年,他差一点带着未来的小神君修毒的时候,鸣人一时冲动来宣誓主权这一事件。

因为两人都是男子的缘故,自然也不会有不长眼的准备女性的婚服。而在左思右想之后,他们最后选择了穿各自的正装举行婚礼。

结婚那日,清晨便开始准备了

鸣人一身玄色衣袍,背后绣着狐族传统的螺旋暗纹——这亦是他们的族纹,他的衣服下摆绣着的则是暗红色的火焰花纹和浅金色的锁链。

佐助那一身白衣较常服的不同倒是不太大,只是背后多了一个小小的红白双色团扇族纹,常服的广袖变成了配着银色勾玉纹护腕的窄袖罢了。

鸣人拉着佐助的手,走在那条铺满红绸的路上,两侧是木叶的百姓和来自仙界的仙君、神君。

“紧张吗?”他低声问佐助。

佐助小幅度转头与他四目相对,语调轻快而上扬,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喜悦,回答道:“鸣人,想什么呢,明明是你比较紧张吧。”

旁人或许不知道,但一直握着他的手的佐助还能不知道,他已经紧张到手心微微湿润了吗。

两人相视而笑,那一刹那的画面,在后世中被无数生灵所传唱着。

婚礼的司仪是上一任代理妖帝的卡卡西,这位在死情缘后一直懒懒散散的大妖难得一见的穿了正装,看着也比往日稍稍精神了一些。

“一拜天地。”
卡卡西声音不大,但他的妖力却生生将这一声传的很远。

一黑一白的两道身影,向着东升的旭日叩首。

明明性格南辕北辙,行事、作风殊途同归出身、经历各自相似却不相同,他们仍是走到了一起,站在皇天后土之间,向天道昭告了他们的爱情。

一叩首,谢天赐美好姻缘;再叩首,谢地造完美一双;三叩首,谢天命注定相遇,以此,贺妖帝神君喜结连理。

这皇天后土,见证过千年前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的盛世,现在,也再一次见证了这一个千年中属于他们的盛世。

TBC

〖这一章的婚礼在下觉得ooc的很厉害,捂脸,要是真的特别奇怪,请小可爱们一定要跟我说,会改动一遍的!以及,婚礼那个部分是脑补+胡编的,求轻喷啦〗

※指妖族和神族


[鸣佐]桃花辞 (二)

目录和置顶

♢祝各位小可爱中秋节快乐,赶着中秋的尾巴把这一章码下来了(ฅ>ω<*ฅ)
♢是妖帝鸣和神君佐哦~太子妃是白泽,太子是九尾狐啦
♢大型ooc现场

好了,如果可以——
READY GO!
﹊﹊﹊﹊﹊﹊﹊﹊

第二个十年如同白驹过隙,仿佛一刹那便在两人的修炼中过去了。

鸣人在那十年变化很大,等佐助再见到他的时候,幼年时期总是化不好形的小狐狸早已经长成了高大健壮的金发青年。

那时的鸣人仍会像幼时一样笑容天真而灿烂,但全身线条流畅的肌肉和一身小麦色皮肤却清晰的告诉所有人,这已经是一位实力不弱的成年男性大妖了。

他的身高在化形后甚至还隐隐比佐助自己都高了一点,一点都没有幼年时比他还矮了不少的昔年模样。

佐助在再次见到他时,感觉自己的一颗神心漏跳了一拍。

这个吊车尾,果然,还是那么……讨厌!

那年还是一棵纯洁桃花树的漩涡香磷因为视角原因,清楚的看到自己男神的耳朵红了。

她拒绝承认这是他要谈恋爱的节奏!

所以说,不同种族的化形果然是有很大差别的。


第二十七年的一个春日。

正当宇智波佐助坐在自己洞府的后山,望着远处的云雾参禅悟道的时候,已经是新任妖帝漩涡鸣人差手底下的兔妖送来了一封信。

他约他三日后在木叶外的桃花林中见一面。

对于这个,宇智波佐助有点茫然,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位从不按套路的冤家到底想要干点什么。

总不会是开窍了吧?他半开玩笑的想了想。


三日后,宇智波佐助如期到了桃花林中。

他那时已经是神君了,穿着一身绣着流云暗纹的白衣,半长头发还未像多年后一样蓄起刘海,十九岁的少年人模样真是当之无愧三界女性向排行榜“三界美人榜”榜首。

此时的他,对自己蝉联四百年榜首一事,一点预感都没有呢。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宇智波佐助走进了桃花林,入目便是一片绚丽而深浅不一的粉色。
他看出那桃花应是正当盛放,又被木叶的花妖们灌了妖力,因此这般绚丽夺目。

他一时被这一片粉色的花海所惊艳,足足愣了片刻才接着往里走。

看来鸣人今日约他见面,应该不会确实有事要说啊。他如是想着。

待他走到林子中央,便看见了一方石桌,桌面上还摆着一壶清酒和两樽青铜酒器。

而那个人,则正站在一棵桃树下对他笑得灿烂。

年轻的妖帝远没有日后的腹黑精明,他还尚未练就百年后的喜怒不形于色。

他看到佐助的到来,一下子那双湛蓝的眼睛都亮了几分。
他笑着走过去,抓住佐助的手,仿佛要说什么,却又未说出口,拉着佐助和他一起坐在了石桌边喝酒。

佐助看着欲言又止似是而非的鸣人,心中对自己属于瑞兽的直觉给了一个小小的肯定。

当酒喝下去小半壶的时候,鸣人看了看佐助,又望了望周遭的桃花林,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站起来一把抱住了他这位相识了整个幼年的好友。

佐助也任由他抱着,站了起来。

鸣人此时有些严肃,一向坚定而语调上扬的声音都有些小紧张。

他搂着佐助的双肩,对他说:“佐助,我们已经认识二十七年了,是我认识的所有朋友中时间最长的了,虽然过程中也吵过架,甚至有时也打过架,但是我一直觉得,你对我而言是世界上最最重要的人。”
“突然有一天,我在修行途中被好色仙人问起来以后想和谁在一起时,我才发现,我对你的感情好像不是友情,我发现我喜欢上你了,”他顿了顿,接着说:“反正,你就像是我灵魂的半身,你是我的一生所爱啊我说!”

年轻的妖帝几乎是喊出的最后一句,佐助已经看到了天空中、桃花枝头上被他惊飞的飞鸟。

那些飞鸟的翅膀掀起一阵微风,桃花飘飘洒洒落下来一小阵花雨。

佐助抬起了头,同样的看着鸣人,他心中极度雀跃,却面上一片冷静,只有眼底能窥见些许溢出来的爱慕与发自心底的喜悦。

鸣人自然也看了出来,他趁此又打了一发直球。

“佐助,我喜欢你啊我说!”

他看着鸣人,对他说:“你再说一遍,你喜欢我。”

“我喜欢你的说!”

“再说一遍!”

“我喜欢你!”

在他们相识的第二十七年,他们相恋了。

晴空万里,桃花林中,奠定了未来千年剪不断的姻缘。

TBC

[鸣佐]桃花辞 (一)

目录和置顶

♢前世今生预警(虽然本章几乎没有)
♢回忆杀是妖帝鸣和神君佐,现在时间线是暂时保密
♢后期可能有带卡,柱斑
♢大型ooc现场

可以吗?
READY GO!
﹊﹊﹊﹊﹊﹊﹊

他远远就望见了那个一如千年前初见时一般的身影。

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的初遇委实算不上和谐。

其原因就是漩涡鸣人在初见他的时候,一时冲动说了一句“以后我要娶这个大美人为妻的说”。
然后,他就被炸毛的宇智波红着毛茸茸的白耳朵一边强调“我是雄性”,一边单方面打了一架。

当年的宇智波佐助还是只刚刚成为白泽一族遗孤的幼年瑞兽,软乎乎又毛蓬蓬的一个小白团子,而漩涡鸣人则还只是一只被妖君看护的小九尾狐。
但是,两人的孽(青藏高)缘就这么结了下来。

“佐助——!本大爷来了啊我说!”

一位从外貌上看,约莫十二三岁的金发少年向着不远处的白衣少年扑了过去。
就在他抱住白衣少年的腰时,白衣少年一抬手,轻轻巧巧在他头顶上拍了一下。

于是“噗”的一下,金发的未成年九尾狐破功变出了自己的红色狐耳。

已经可以化形成清俊少年模样的佐助有些无奈的扶了扶额,那个麻烦的、连化形都化不好、自己一拍就破功的笨蛋狐狸又来了。
虽然,这一次没有把尾巴也漏出来,人形看起来也长大了一些,还是有很多进步的。

至少从十岁长到了十三岁不是吗?

他有些无奈的揉了揉自己腰侧那个有些炸毛的金色脑袋。

“鸣人,你训练结束了?”佐助开口问道。

鸣人直起身子,仰视着在化形后比他明显高出来一个头的佐助,撇了撇嘴,回答道:“当然做完了呀,要不然卡卡西三三怎么可能让我来找佐助你嘛。”

然后又小小声的补充说:“佐助你都不知道,他连吃东西的时候都不脱面罩的。”

他说着,开始讲述他这一周的“化形特训”。

佐助坐在他旁边,听着他在那里眉飞色舞一脸阳光的讲述着自己这一周以来的收获,突然觉得有种欢喜而温暖的情绪在心底悄悄蔓延。

这让他有些疑惑。

漩涡鸣人不愧是日后靠着讲道理而闻名三界的妖帝,他以激昂的语调,迅疾的语速以及饱满的情绪,将他这为期一周、由卡卡西训练、针对化形技术的特训讲述的仿佛一本冒险小说。

听着竟然还有些莫名的快乐。

以及一种莫名的,他在那时还无法明白的情绪。

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呢?

佐助坐在他旁边,听着他在那里眉飞色舞一脸阳光的讲述着自己这一周以来的收获,发现自己竟然感到有一点温暖。
这是自从全家被天魔灭族之后,他久违的一种感觉。

就像拥抱太阳一样。
是一种非常奇妙的体验呢。

他被自己这种突然之间闪现的感觉惊到了。

他突然偏过头,望向鸣人,问他:“吊车尾的,你说,为什么是卡卡西三三去教化形术呢?”

漩涡鸣人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停下思索了一会,然后笑的相当灿烂的回答他:“为什么是卡卡西三三训练我化形,三代说这很简单了,他是上一届男妖中化形最好看的那个呀我说。”

佐助悄悄的在嘴角抿起一丝笑意。

这是他们相识相知的第一个十年。
在这第一个十年中,他们成为了至交好友。

TBC